昨日种种,皆成今我
切莫思量,更莫哀
从今往后,怎么收获,怎么栽

 

人活一世,哪里不需要野心。


可他们并没有他人口中的那些丑恶的野心。


不过是人言可畏。


我相信,若他们有那种野心,早不会是现在的模样。

June
12
2019
全文链接

磊磊你说你是"90"的。

这下好了,年龄差都没了。

可以的,可以的。

June
11
2019
全文链接

"…晗…晗晗…"


"…没用了…"


"…那…那些事…我只能…托付给你…了"


"对不起…我一直…一直…在麻烦你…"


"我失约了。"


蓝晗站住了,肩上的手软软地垂下,背上的人被他托着才没有掉下来。他转头,他的整个肩膀都被蓝渡脖子上的血染红了,后背也湿淋淋的,估计也都是血。


蓝渡的脸依旧精致,忽略鲜血就好像是睡着了,只是太白了。以前蓝渡总怕太阳晒,这下再不用担心了。


蓝渡右眼角上的疤仍旧在那里,以前他总嘲弄自己说历来多少家主只他一个丑八怪。这下,蓝晗再也听不到了...

May
18
2019
全文链接

一个吴梵高,一个陈加索

May
17
2019
全文链接

我爱了他七年,还有无数个七年。

哪怕我双眼灰败,哪怕我身处绝境,哪怕我心至枯竭,我也不会有不爱他的。

终有一日,我会亲身感受世界的冷漠和丑恶,但他是光,就像天神降临。

是我躯体的受洗,是我灵魂的印记。

April
22
2019
全文链接

凡凡长发真的超级好看

血书求留

PS:微博盗图,不妥删

April
17
2019
全文链接

他将人拉住了,抱在怀里。


男人喝多了酒,身体跟不上思绪,慢了几拍就被他抱住了。双腿像踩在棉花上,只能靠着眼前的身体借力。


此时,站立时的身高优势轮到了他,他一脸促狭地低头打量男人的脸。


面色不红,反而更白了。


一双眼睛琉璃一样,洇了汪水,晃晃荡荡地闪着光。


宴席的东家是四川人,桌子上满打满算的川辣口,男人出了名的给面子,撑着个破胃和宾客推杯换盏。


男人原先的唇色比较深,吃辣之后就像涂了口红,艳了几个色号。此刻,这张唇微张着,从他的角度能看见一小截粉色的舌尖。


他心思一动,抬手抚摸男人的脸。


从额头,眉毛,眼睛,鼻子,最后到嘴巴。手指的动作缓慢到色...

April
08
2019
全文链接

他坐在墙角,长发披散,纯白的袍子像是深秋的寒霜。

窗子大开着,风一个劲地往屋里钻,可他毫无知觉,眼神空空地无处可落。

过了很久,他才动了,也只是侧了侧头,貌似原先的位置不舒服。

暴露在视野下一张雪做的脸,即便双目失色,仍俊美难言。

虞曼的气息已经消失了很久,屋子里静得吓人,他的声音沙哑难听,像失声了多年的哑子。

"我也想一了百了。"

April
03
2019
全文链接

"人走了?"


"嗯,走了。"


"那你怎么不走啊?"


"那么多路,你就不能送我一送。"


"我哪里没送你,可你每次走到门口就又折回来了。"


"我怕呀。"


"有什么好怕的,那路上什么都没有。"


"就是什么都没有我才害怕。"


"?"


"如果路上有艰难险阻,我会想起你的拥抱;如果一路是平顺喜人,我会想起你的微笑。可那路上什么都没有,我每一走一步都会想起你,就一步都...

April
02
2019
全文链接

屋檐下,他撑开了伞递给我,然后一个人跑进雨里去了。


我拿着伞跑去追,喊他什么毛病雨下的那么大。


人影在一棵樱花树下晃动,他跑回来,撞进我的伞下,樱花枝差点戳进眼睛里。


怎么样,好不好看。他问我,语气里全是期待。


哪里好看,等雨下完,什么时候不能看。我没这么说。


我抬手抹去他脸上的雨水,仔细看了会儿,才回答。


没有你好看。

March
27
2019
全文链接
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
© 常期 | Powered by LOFTER